“3桶油”布局加拿大,美国受益?

2019-06-07 07:26:11 来源:新浪新闻
记者:宋亚芬 来源:新浪新闻

中国海洋原油总公司(简称“中海油”)151亿美元收购尼克森的交易刚获得加拿大官方通过,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简称“中石油”)又再次登陆加拿大市场,“抢占”该国的页岩气资源。

12月14日,加拿大能源企业Encana Corp.(ECA)宣布,与中石油股份公司全资子公司凤凰天然气公司(Phoenix Duvernay Gas)签订协议,双方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共同开发ECA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中西部的一个名为Duvernay的页岩气项目。据协议,凤凰天然气公司将以21.8亿加元(约合22亿美元)取得上述Duvernay项目49.9%的股权。

“加拿大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异常丰富,中国能源企业不可能不觊觎。而且,随着中国和加拿大两国在政治和经贸领域的合作不断深化,加之全球经济的下滑对加拿大或多或少造成了负面影响,‘三桶油’正迎来前往加拿大进行能源投资的最好时机。”能源专家林伯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未来,可以期待更多来自加拿大市场的投资。

不过,业内的疑问是,从传统上看,加拿大一直是美国能源市场的“后花园”——与美国石油重镇库欣连接的就是来自加拿大的石油管道,埃克森美孚、康菲石油等企业也早就进入加拿大进行了投资,那么,中国在不断加大对加拿大能源领域投资的同时,“大佬”美国又会怎么想?

中石油收购页岩气项目

ECA是加拿大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去年2月,中石油旗下中石油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就计划以54亿加元收购ECA位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阿尔伯达省峻岭油区的资产,但交易并没有达成。

本次Duvernay页岩气项目同样位于资源丰富的阿尔伯塔省,占地44.5万英亩,蕴藏量估计有90亿桶油当量。据报道,ECA已在该地区钻了9口井,有5口生产井和2个钻井平台。ECA称,“与中石油组建合资公司后,ECA可从明年上半年开始加快项目的开发进度,加速程度至少在两倍以上。”

“这一合作会将中石油整合上下游的能力和财务资源与ECA的经验结合。”ECA首席执行官Randy Eresman称。

分析人士认为,该交易将会面对加拿大政府的审批。据《加拿大投资法》,资产价值超过3.3亿加元的收购交易就须经过联邦政府审批,以确保交易能让加拿大实现“净收益”。中石油的这笔收购显然超过了这一数额。

“这笔交易中,中石油仅收购了49.9%的股权,并未达到绝对控股。”业界律师吴俊锋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同时,交易不涉及令加拿大国民敏感的油砂资源。因此,该交易获得审核通过,问题应该不大。”

“三桶油”在加均有投资

事实上,中石油一直在觊觎加拿大丰富的能源。早在1993年,中石油就中标了加拿大北湍宁(North Twining)油田的部分股权项目,开启了该公司的收购历程。

进入新千年,中石油在加拿大的投资不断深化。2009年8月,中石油就耗资19亿加元收购了加拿大阿萨巴斯卡油砂公司旗下两个项目多数股权。今年1月3日,中石油与该公司的合作再次深化,首次成为该公司旗下相关油砂项目的主管公司。

“上游领域本就是中石油的优势,面对资源丰富的加拿大,中石油不可能不采取行动。”林伯强认为。资料显示,如将油砂全部换算成石油产量,加拿大拥有世界第三、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的石油储量,超过1700亿桶。同时,在页岩气、煤层气和致密气等非常规天然气的储备方面,也不比美国差。

或正因如此,目前除了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也同样在加拿大市场进行布局。7月23日,在中海油宣布收购尼克森几小时之后,中石化就宣布将收购塔里斯曼能源公司49%的股权。中石化此前还曾表示,将深化与塔里斯曼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此外,加拿大一家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还宣布,中石化会参与投建加拿大的一条原油管道。

中海油收购尼克森的交易更受到了全球瞩目,也是中国迄今为止在海外能源市场最大的一笔投资。在这笔交易之前,中海油2011年还拿下了OPTI公司,并通过这桩交易与尼克森结成了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

美国将从中受益

值得注意的是,从时间点上看,中石油和ECA的合作,是加拿大公布关于外国国企重大能源投资新准则之后的首宗大型交易。12月7日,加拿大政府在宣布中海油收购尼克森和马石油收购Progress Energy获得通过的同时,还表示将收紧对外国国有企业的审批,尤其是对加拿大油砂领域的投资。

“这不会阻碍中国对加拿大进行投资。”林伯强直言,“一方面,以油砂领域为例,储量丰富不假,但油砂的开采成本很高,遭受金融危机洗礼的加拿大本国企业很难有大规模的资金及时进行开发,而中国能源企业恰恰可以解决加拿大的资金之忧。另一方面,2005年美国‘页岩气革命’以来,美国对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逐渐减少,为此,加拿大多次提出能源投资‘多元化’,这在官方层面铺平了中国能源企业进入加拿大的道路。”

从经济效益上看,加拿大也不得不寻求与中国的合作。比如,加拿大运往美国的石油往往会比市场价值低30美元/桶左右,这让加拿大石油供应商每年有超过100亿美元的损失。但与中国的合作却不同,至少能保证加拿大的“净收益”。

但不可忽视的是,一直秉承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这个理念的美国,或不会对中国在自己的“后花园”投资坐视不管。有分析人士担心,美国或加强对全球能源价格的掌控,以抑制中国在能源市场的投资速度。

不过,中国对加拿大投资,美国或许也是受益方。美国驻加拿大大使David Jacobson今年2月曾公开表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在新兴市场,特别是亚洲市场发展贸易,这对美国有益。他说,“如协议涉及商品,商品中会融入更多美国内容;如协议涉及能源,那么开采能源的将有美国设备。”国际金融报特派记者 李学江 本报记者 黄烨 发自渥太华 上海

www.becone.net
特色栏目